读书笔记:《过得刚好》

内容很多都是相声中的段子。读起来比较轻松,苦难经历一笔带过。尽管属于名人自传,我觉得还是应该算一本闲书。相声都听过的话,书很快可以读完。


别人都说我们是草根。什么叫草根?其实草根很便宜,人参、灵芝、冬虫夏草,都是这些不上档次的东西,我们比不了人家大棚里的香椿芽、韭黄。

氍毹

那旅馆的屋很破,屋里面还有树,

数载浮游客燕京,遥望桑梓衣未荣。 苦海难寻慈悲岸,穷穴埋没大英雄。

那时候,我自制了一种能顶饿的食谱:到市场买一捆大葱,再买点儿挂面,然后用锅烧点儿水煮面,等面条都煮烂了,成了一锅糊糊了,再往里面放点儿大酱,这就做完了。以后每天把这锅糊糊热一热,拿葱就着吃。我挺乐:不仅吃到了维生素——大葱,也补充了碳水化合物——面条。

我这个人耳朵根子硬,多少次身临险境,多少次一点儿辙都没有,我都咬牙挺过来了。所以到今天,除了我自己,谁也害不了我。

大英雄手中枪翻江倒海,抵挡不住饥寒穷三个字。

苣荬菜

2010年,德云社出了一点儿小小的状况,让同行们乐得都不行了。北京的同行借钱买韭菜包饺子,天津同行包苣荬菜饺子。

不要以勤工俭学的身份给我讲黑社会的故事。

你花三千万、花一个亿拍一个电影,我就不喜欢,你不能杀了我吧?你不爱吃猪下水,但并不影响小肠陈成为百年老店。但因为你不喜欢吃,就天天堵着人家门口骂街,这就没有道理了。

下午四点钟饿了,到肯德基或麦当劳去买个汉堡吃,因为离晚上六七点钟吃饭还有段时间。这样,它的作用就达到了。你不能进了肯德基说要一个佛跳墙,给我炒十个菜,蒸点儿大闸蟹,那儿不会有的。你指着肯德基出佛跳墙,那是你的问题。

每次点开贴吧,我兴奋异常,哇!终于又看到骂我的美文了,我觉得,我人生的一大公益事业就是解决了一大批流氓的再就业问题。

有人说我变了,其实我原来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只不过原来在井里一身泥,有人在井边看我,觉得挺好玩。后来我上来了,洗干净换身衣服开车走了,井边这人说我膨胀了。其实不是我膨胀,是他失落了。

那一晚我才知道,看似很强硬的师父,内心有那么多的悲苦甚至是委屈。他自尊心极强,人前撑着绷着,不露分毫;人后又无从袒露,这一生太不易了。

虽不必人人神圣,也不该个个心亏。休道那为非作歹皆由你,须明白善恶公平古往今来放过谁?

河无底,海无边。人心曲曲弯弯水,世路重重叠叠山。谁稀罕富贵惊天,我情愿有书有画有情有义有亲有友,做一个无事小神仙。

能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嫉是庸才。

天下哪有谁怕老婆的道理,夫妻之间无非是尊重而已,就跟于老师一见嫂子就哆嗦一样——他是尊重,而且也太尊重了,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炷香。

西城区的天是晴朗的天,通州区的人民好喜欢。眼望丰台高声喊:我爱你,海淀!

天网恢恢,肥而不腻。

要知道基本的东西是什么,你才能去创新。

来一人,树林子里住了半生,从来没吃过熟的,你给他搁在一个现代化的厨房里,他连菜刀、案板是干吗使的都不知道,只好自己拿出原始森林那一套,那是创新吗?那叫胡来!

俗语云:退潮才知道谁没穿裤子。

天津的相声界就好比一个碗,我们长年在碗里你争我斗,当我跳出来才发现,碗里面的就四粒米可争,碗外面是一片麦田。

唱歌的,你三千一场,太贵了,我找他去;他更贵,他六千。说相声不是,你找他五百,你找我一百就行。

他们活得太单纯,在他们心中最好吃的就是早点,世界的尽头在杨村。

有些天津的相声同行说了:过了五十岁就是艺术家。我想说,唐朝的夜壶也是搁尿的啊!!

许多同行,由于没能耐,导致没心胸,然后没志气,接着就是没溜,最后没饭。

文死为忠,武死为烈,女死为贞,说相声的死因为卖不出票。

一同行师弟来电话,问他们小剧场为什么没观众,我诚恳地告诉他,因为您那里观众都上台了……

真流氓我都不怕,何况你这模仿秀呢?

人前“反三俗”,被窝看毛片。

要说这角儿次得实在不行了,听我一句良言相劝,就别听了,怄那个气干吗?回家看《论语》也行,上洗头房探讨风土人情也行。哪儿不是休闲解闷啊。

网上仅黄色论坛尚存素质,回帖极客气:辛苦了,谢谢楼主。

-=||=-收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破天开 » 读书笔记:《过得刚好》

2 评论

8+9=

  1. themebetter

    只有真正经历过苦难变得坚韧的人才能轻描淡写一语带过。

    来自河南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