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重述白蛇传(李锐;蒋韵)

人间大义,不如一己私情。逆天改命,不为白娘子,只要赵妖镜。



那一天,是一九二四年九月二十五日。为了记住这一天,母亲特地给我起了一个名字:秋白。

一九二四年九月二十五日,对于《白蛇传》是个特别的日子,因为在这一天,西湖边上的雷峰塔倒了。

一只呆头呆脑的不设防的小麻雀,飞过来,发出心无城府的欢叫。

你最终没能修炼出人心的残忍,在人间,你将备受折磨

穿云破雾

她来到欢腾的人海,可是她的亲人,却只有这一个小小的妖精。

颔首

妖为鬼蜮必成灾,

就是从这一天起,香柳娘潜进了他的梦中,静谧,清香,让他心忧。

这天早晨,守在学塾里的女人起来时,发现那就要上花轿的新娘子将自己吊死在了院中的枣树上。她云髻歪着,银钗斜着,衣衫皱着,红绒花也不见了踪影,在清晨的霞光中,她尚还清新的脸上却挂着一种她们谁也不能了解的笑意。

真正是喝酒无伴,踏春无花,平白的让人无趣。

总之,他不背叛人情就得背叛正道,他必得做一个叛徒了。

秋风起,山蛇肥, 谷入仓,草虫悲, 北雁迢迢往复回, 鸡黍腊酒祭阿谁?

三碗雄黄酒

我用师父的钵盂贮水,做照妖镜。水中映出的是我自己的脸。

我相信她的隐藏是真正的大隐,不管在市在野能隐藏一个妖的本性,心甘情愿过人的日子才是大隐藏!在人海中寻“妖”是容易的,因为那“妖”与众不同;但在人海中寻觅一个平常的人,就如同大海捞针,靠的是运气和缘分,也许在明日早晨,也许一生一世。

汝州与那楚州,相隔千里,尽管两人兄弟情深,却终须一别。

来年今日,我必到贤弟家中去拜见母亲!”张劭听罢,大喜,回答说,“乡村田舍,没有好款待,倘蒙兄长不弃,我一定备下肥鸡和黄米饭,恭迎大哥。大哥切勿失信。”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村路洒满秋阳,不见尘起,亦不见人来。

他放肆地、放纵地使这无知无觉天真烂漫的小青蛇领略了人间最隐秘最美妙的欢情。

心空万里,再无半点牵挂。她举起短剑,朝自己的心窝猛地捅去。 鲜血在人间四溅。那血,竟然是热的。

-=||=-收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破天开 » 人间:重述白蛇传(李锐;蒋韵)

评论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