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发工程师为你详解山寨机、品牌机和水货机(59)

  前面我提到ophone,我顺手转贴篇文章给大家看看,以让大家有更多的了解。

  走向没落的OPhone:OPhone之痛

  用民族情节拉动的消费显然是不能持久的,OPhone曾是中国移动向高端用户推荐的产品,如今的结局恐怕是更早将用户送入竞争对手怀中。2010 年6月25日,中国移动与三星在北京联合召开了声势浩大的“雄心·共辉耀”新品发布会,会议的主角是一款名为奥斯卡(I7680)的高端手机。但 事实上它并不是主角,真正可以让中国移动亲临的,是由于它是首款搭载中国移动自产OPhone 2.0系统的产品。发布会几乎是在一片自我炫耀和颂扬声中结束。



  OPhone之痛

  统一时间,在浙江某地,一名冯姓OPhone用户却正备受折磨。几个月前,同样场景发布的OPhone 1.5手机LG GW880已经过于信号题目、应用兼容题目、操纵迟滞以及莫名其妙的黑屏、死机等等毛病彻底打乱了他的糊口。然而,寻求解决题目之道的结果是被手机制造商和中国移动“踢皮球”。遭遇这种情况的远非冯先生一个,根据我们的采访,至截稿时止,全国已经有接近800名OPhone用户组成了维权团,但愿通过法律手段向中国移动及其身后的播思通信讨回合理。



  一场因进级引发的口水仗

  “早期的OPhone手机因硬件题目,将不能进级到OPhone2.0。”8月,一条据称来自中国移动研究院内部的动静在网络风传。这对于身陷 OPhone电话苦恼中的冯先生,无异于连最后一丝但愿都幻灭了。“就是由于看了移动的广告选择了这款手机,为了支持国货,结果现在……”,没有针对 OPhone早期版本的补丁,又不支持进级至2.0,至少在这部门用户眼中,他们被中国移动无情地抛弃了。

  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来自官方的进级说明,但已经有中国移动研究的开发职员公然表示“1.5是否能进级到2.0的题目,并不是移动能独立解决的(这个需要终端厂商的配合,厂商有权利不进级版本,移动也无权干涉),移动的能力也只能做到在以后版本中推进在线进级。”

  2.0是否就一定能解决当前OPhone泛起的各种题目呢?好像没有谁可以拍着胸脯保证。“这至少可以表明中国移动的诚意,我想应该比现在的1.5要好吧。”采访中一位用户无奈地表示。对于记者提出的“假如移动愿意提供进级,你可以接收吗?”冯先生表示“那要看是哪方面的进级了,假如只是单单的软件进级,既解决不了题目又铺张时间,这个我不接受。”

  8月31日,冯先生与诸多OPhone用户一起组织了一次集体向工信部投诉的步履。“我们但愿能引起工信部的正视,匡助我们主持维权”。

  踢皮球的OPhone售后

  2010年4月,工信部发布了《移动电话机定制治理划定》,文中的第七条要求“定制方与移动电话机出产企业应当明确商定双方在产品质量和售后服务等方面承担的责任”。然而这一细则好像并没有对OPhone生效。在冯先生和众多OPhone用户遭遇手机题目时,不管是LG、摩托罗拉仍是联想,对投诉送检手机都给出了“硬件没有题目”的说辞,然后将用户踢给了中国移动。而中国移动的专家坐席除了给用户提出重新启动手机、恢复出厂设置之类的“软建议”,终极又要求用户找手机制造商解决,甚至有部门坐席表示,中国移动是电信运营商,不是操纵系统开发商,系统题目也与他们无关。



  而来自工信部的投诉反馈也颇具戏剧性,他们声称只有在移动营业厅购买的手机才是移动定制机,他们才可以向中国移动反馈,并要求用户提供定制机的证据——好像OPhone手机首屏无法更改的大量中国移动定制业务以及机身上的“移动心机”字样还可能是其他别有专心的运营商或者制造商所为?

  到底是谁的OPhone? 这好像是毫无悬念的题目,但却又躲藏着说不清的道道。王建宙主持的中国移动,大举发展移动互联网业务,但并没有将这些业务把握在自己手中运营,而是热衷于外包。飞信如斯、OPhone也如斯。对于OPhone的诞生,《环球企业家》曾有过一篇“具体”的报道,大致为,2009年初,日本科技业大亨孙正义前往中国移动,见到了老朋友黄晓庆。黄给了孙正义一个新的玩具:一台被称为OPhone的手机。观看过黄晓庆的演示,孙很快让软银的研发团队飞到中国,进行细节研究。终极,孙正义给出了一个结论:Well do it(我们做这个)。而黄晓庆则是2006年王建宙从硅谷请归来的人才,并在2007年1月初加入中国移动研究院。



  但OPhone既不是移动研究院的产品,也不是与软银合作的产物,而是来自于另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播思通信。该公司的主页显示,公司组建于 2007年,是一个全部由风投资本投资的高科技公司,拥有从全世界顶移动制造商那里挖来的高级人才。

  这是一个极富“中国特色”的公司,作为一家创业高科技公司,在没有任何特色产品问世之前已经吸纳了风投资本的留意,并拥有取之不尽的资金,而且还能吸引全球最大移动运营商将如斯一个重要的项目交付其来实施,并来得如斯之及时,仿佛为OPhone而生,但身上却没有任何中国移动的影子。

  在中移动张春江被双规之前,大众很少知道神州泰岳,这位飞信的实际运作方由于与移动千丝万缕的联系险在那次事件中遭遇覆灭,OPhone与中国移动只是外包关系吗?有报道称,播思通信创始人之一Pat Chen(中文名陈锡源)与黄晓庆同出自UT斯达康,黄晓庆离开UT出任移动研究院院长后,其在UT的职位由陈锡源顶替。

  当然,举才不避亲,这无可厚非,但播思通信的“才”是值得商榷的。

  真的是硬件造成的系统进级难吗?

-=||=-收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破天开 » 研发工程师为你详解山寨机、品牌机和水货机(59)

评论

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