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后即焚

yhjf.jpg

如果你想明白一个道理,即:你来到这个世界上,纯属偶然,而且由生至死的旅程绝非可逆,这个旅程中,也绝没有人可以真的从头到尾陪伴你,那么你会轻松很多——学会跟自己做朋友,并且看窗外的风景就是了。这就是为何我总说,都是活一辈子,何必呢?

前几日看了个日本女人写的书,名字叫做“断舍离”,核心思想就是,人生需要“断”,需要“舍”,需要“离”,我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人生需要不停的“扔东西”,或者说,“阅后即焚”。

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让你无法割舍的过去,就如同一张照片,不论上面是你的青葱岁月,还是Ta的美妙时光,给自己10秒钟时间缅怀,然后,阅后即焚。过去永远都是现在的调味料,就仿佛主食永远都是烤鸭,而不是甜面酱一样。

人也不是活在未来,更不需要想太多灵魂的归宿。我们的灵魂自有去处,TA若高贵,自然去个体面的公堂,TA若猥琐,必然有卑微的栖身。只是那时,TA是TA,并非你。

或者,并没有灵魂,你只是死了而已,就好像一只蝼蚁快乐而忙碌的搬着面包屑,心里想着,今天阳光真好啊,没有雾霾,没有雨水,而这块提拉米苏正好给娘娘带回去——这时候一个顽童晃着巨大的脑袋遮天蔽日,拿个放大镜把你烤焦了,前后不到两秒钟。对于蝼蚁来讲,确实死了,而娘娘依然在地洞里面吃着昨天的蓝莓蛋糕,地球也还在转动。一切就像没发生过。

这里涉及人生观和信仰的重大问题,我们更深入的探讨下:我们设想,有一个二维世界的小人儿,我们叫他“纸片儿”吧。纸片儿一辈子活在扁平的世界里,所以他只相信一个真理:两条直线如果不是平行的,那么必然相交。而我作为一个三维世界的立体“大神”,应该怎么跟他解释,其实两条直线既可以不平行,又可以不相交呢?我才懒得理他。

由此,我越来越觉得,大神是否存在并不重要,或者即使存在,他也懒得管我,一般是由得我自生自灭。如果说,确实存在一个大神,洞悉天上地下的一切,碰巧又十分亲切友好,那么他该动用神力,救我于水火之中,超脱于维度之外,他不应该由于我的不信不恭不敬而冷眼旁观我全部的苦难。

这是一个矛盾:大神如果真的是“大神”,那么该容一切苍生,解一切苦难,而不该以信为前提;如果只有“信”才可以“救”,那么大神的胸怀不大,不该叫做“大神”。

这世上的宗教,大体是教人向善的,但我们也无法就得出只有教徒才善良的结论。相反,我觉得大部分善良的教徒,即使不信教,也该做人不坏的。反而是一些极端的教义,把原本善良的人性逼入绝境,各自秉承自己的信条要置对方于死地,实在不妥。另有很多的仪式仪轨,除了徒增繁杂外,还削弱了求善的真谛本质,实在不知何故。

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好好过自己的日子,自生自灭好了。信仰大神,还是不如信仰自己实在些。

信仰自己,可不是胡来。人性中最基本的真善美是存在的,与是否信仰大神无关。康德说,这世上唯有两样东西让我们的心灵感到震撼,一个是我们头顶的灿烂星空,一个是我们心中的道德律令。前者就是“窗外的风景”,后者则是我们看风景的良心归宿。

作者:佛祖保佑我主

-=||=-收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破天开 » 阅后即焚

1 评论

8+2=

  1. TT

    不该叫做“大神”。

    来自广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