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画画《做一个梦》

很有趣的演讲,看了好多遍。


老树(刘树勇),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视觉文化评论家。

老树语录:

刚才的朋友,包括我们在别处听的讲座啊,都在谈怎么做事情,可能我更关心的是,怎么不做事情,而且还能心安理得。

我们从小就是被这样的东西塑造,有各种东西来指引我,你想干什么,我想当科学家。满世界都要当科学家。你想中国的科学院人满为患呐。

心怀革命理想,我们是共产主意接班人,尽管我们也不知道那个主意在哪。

当然人家告诉你“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后来发现,道路曲折走不完,前途光明看不见。

爹妈一高兴,有你了。

所有牛逼的人,所有牛逼的行为,就证明你是一傻逼。过度的自信,就证明你是太自卑了。所以我们要证明。

慢慢的年过半百了,再像过去那么傻逼,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们经常讲文化要生态,什么生态,生态是什么?是草也长,树也长,花也开,乱七八糟都有,这才叫生态。就说只能种这一种树,只能开这一种花,这叫什么生态?!有病嘛 ,这不是。

我现在非常相信当年蔡元培先生要提美育……我觉得艺术是唯一让我们活在这个世上可以让自己内心柔软的一个部位,别的全是功能性的,全是可以比较的,可以竞争的。人不单纯是那样。

我对成功两个字高度怀疑,什么叫成功啊?莫名其妙。这个词我觉得太恶劣了,让多少人……就死在成功的路上了,我就在家里躺着行不行?!……不能为外边所有的东西,那种公共的话语,把我们通往自己的内心引诱出去,然后流浪在路上,不要有那么多的暗示。

广告是干什么的?广告的本质是什么?广告的本质就是制造自卑感啊!你行吗?这东西有吗?你没有吧?那你掏钱吧!

-=||=-收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破天开 » 老树画画《做一个梦》

评论

3+9=